今天是:

四会市人民法院 欢迎您 !

当前位置:四会市人民法院 > 裁判文书 > 浏览文章

(2016)粤1284民初911号

编辑日期:2016年10月21日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次数:

广东省四会市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粤1284民初911号

原告:李某平,男,汉族,住址:广东省阳山县,身份证号码:×××3976.

委托代理人:刘健萍,广东宝慧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郭某林,男,汉族,住湖南省汝城县,身份证号码:×××1112.

被告:江某国,男,汉族,住湖北省武汉市,身份证号码:×××4312.

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肇庆市中心支公司高新营销服务部,住所地:肇庆市大旺区,统一社会信用代码:.

负责人:梁军。

委托代理人:陈永喜。

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佛山分公司,住所地:佛山市禅城区,统一社会信用代码:.

负责人:吴鹏。

委托代理人:陈永喜。

原告李某平诉被告郭某林、江某国、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肇庆市中心支公司高新营销服务部(下称太平洋保险肇庆公司)、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佛山分公司(下称太平洋保险佛山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6年8月1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某平及其委托代理人刘健萍、被告江某国、被告太平洋保险肇庆公司及被告太平洋保险佛山公司共同委托代理人陈永喜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郭某林经本院合法传唤没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李某平诉称:2015年6月26日23时13分许,被告郭某林无证驾驶湘L×××××号普通二轮摩托车沿四会市X456线由大旺往四会五马岗方向行驶,遇被告江某国驾驶粤H×××××号中型自卸货车因故障将车辆停放在同方向右侧前面路面维修,被告郭某林驾驶车辆绕过障碍物往路中心行驶时,与对向行驶由原告李某平驾驶的粤H×××××号普通二轮摩托车发生碰撞,造成车辆损害及原告受伤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四会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郭某林及原告李某平共同负该事故的主要责任,被告江某国负该事故的次要责任。原告于2015年6月27日在肇庆市高新区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为进一步治疗,住院2天于2015年6月28日转入佛山市中医院住院,2015年7月17日出院,共住院19日,随后不定期到佛山市中医院门诊部复诊治疗。2016年3月7日,经广东至诚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鉴定,原告被评为九级伤残,后续治疗费为20000元,误工期为240日。据交警部门查明,被告郭某林无证驾驶,驾驶的湘L×××××号二路摩托车没有购买交强险和商业险。被告江某国驾驶的粤H×××××号中型自卸货车,车辆所有人是江某某,H1xxx号中型自卸货车在被告太平洋保险肇庆公司购买了交强险,在被告太平洋保险佛山公司购买了三者商业险(保额100万元)。故被告郭某林、江某国、太平洋保险公司应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另原告于2007年3月11日起至今在四会市某机电有限公司(位于四××市××)工作,平均月薪6000元,住院期间由妻刘某娇(同厂,月薪3900元)护理,故依法应按城镇标准计赔残疾赔偿金。请求判令:一、原告在本次交通事故中遭受损失333482元,由被告郭某林和被告太平洋保险肇庆公司首先共同在交通事故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超过责任限额的部分由被告郭某林承担70%赔偿,被告江某国承担30%赔偿,并由被告太平洋保险佛山公司在商业险第三责任保险范围内对被告江某国赔偿部分承担径赔责任;二、本案诉讼费由被告共同承担。

为了证明其诉讼主张,原告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

1、身份证,证明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

2、组织机构代码证,证明被告的诉讼主体资格。

3、交通事故认定书,证明事故认定及责任划分。

4、医疗资料,证明1、伤势;2、住院天数21天;3、加强营养,留陪人,不适随诊。

5、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1、九级伤残;2、后续治疗费20000元,3、误工费240元。

6、医疗费、费用清单,证明原告疗伤支出医疗费61843.64元。

7、鉴定费,原告评残支出鉴定费3800元。

8、医疗辅助器具费(佛山市中联康复辅具技术有限公司),证明原告支出购买医疗辅助器具费2800元。

9、家庭情况调查表,证明被抚养人情况。

10、护理人身份证,证明护理人情况。

11、证明(珠光村委会),证明原告及其护理人在工厂工作超一年,应按标准计赔残疾赔偿金。

12、机读资料,证明原告及其护理人的工作单位至今仍存在。

13、租房证明,证明原告在工厂工作超一年,工作期间在城镇居活的事实。

14、交通费,证明原告就诊复诊和往肇庆评残共支出交通费1000元。

15、原告工作的视频录像,证明原告是四会市某机电有限公司的员工。

庭审中,原告申请出庭的证人梁某、李某、黄某出庭作证,证明原告是四会市某机电有限公司的员工。

庭审后原告补充提交:银行账户明细查询、移动通信业务受理单、出生医学证明、原告儿子幼儿园手册及奖状、四会市某机电有限公司出勤表,证明原告及家人事故前已在城镇工作、生活超过一年,伤残赔偿金应按城镇标准计算。

被告郭某林辩称:一、根据《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原告李某平与本人均承担本案交通事故的主要责任,江某国承担本案交通事故的次要责任。本人仅在事故责任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即本人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50%的赔偿责任,超出交强险范围的承担35%的赔偿责任,超出部分不承担。

二、原告的诉讼请求有以下不合理之处:1、医疗费61843.64元:除第二次住院费用外,其余医疗费发票均无病历和清单予以佐证,不能确定费用是否用于治疗与本案交通事故造成的损伤,且医疗费发票及费用清单的复印件极为模糊,根本无法核对具体数额,要求原告提供医疗费用发票、相应的病历以及清单予以核对,否则不确认该项金额。2、住院伙食补助费2100元:对100元/天的住院伙食费标准无异议,但对计算天数有异议,根据原告提供的肇庆高新区人民医院疾病证明书及佛山市中医院的出院记录,原告一共住院20天,并非21天。3、营养费2100元:××情、住院情况、手术情况等酌情支持,应按500元计算为宜。

4、护理费2730元:原告并未提供医院证明,证明其在住院期间由其配偶护理,主张的护理人员工资为130元/天亦无任何依据,且无证据证明其配偶因护理原告而导致工资收入减少,因此,护理费应按70元/天计算,计算20天,即1400元为宜。5、误工费66207元:原告并未提供工资收入减少证明、银行流水等,证明其因交通事故造成误工损失的证据,且原告按6000元/月标准计算误工费,亦无劳动合同、工资签收单、个人所得税缴费证明等予以佐证。根据广东司法鉴定协会(2014)13号文件附录B使用标准说明B.2受伤人员损伤后的实际三期时间低于本标准规定期限的,按实际发生的,出院医嘱并无全休的医嘱,因此原告的误工天数仅为住院的20天,误工费应按四会市最低工资标准1350元/月计算20天,即900元为宜。6、交通费1000元,原告提交的交通费发票没有具体的付款人及出具日期,本人不认可其关联性。根据原告的住院天数,交通费应酌情为500元。

7、后续治疗费20000元:后续治疗费应实际产生后再主张,且根据广东司法鉴定协议(2014)12号文件附表《必然发生的部分治疗项目和措施的费用标准》:肢体长骨骨折内固定钢板取出8000-10000元,四肢骨折克氏针或螺钉取出2000-3000元,根据上述标准,原告后续治疗的费用最多为13000元,其主张20000元明显过高。8、医疗辅助器具费2800元:原告未提供需要使用膝关节固定的医嘱,依据并非发票,不予认可。9、鉴定费:根据《广东物价局、广东司法厅关于核定司法鉴定收费标准的通知》规定,伤残程度鉴定费用为700元、后期医疗费鉴定600元、误工时限评定600元,司法鉴定项目上浮幅度不得超过20%,即原告的鉴定费最多不超过2280元,被答辩人主张3800元明显过高。10、残疾赔偿金150901.20元:首先,根据原告提交的佛山市中医院门诊病历、出院记录都描述原告系因为从高处跌下导致左大腿受伤,且原告并未提供其在肇庆高新区人民医院的入院记录、出院小结,因此,本人认为根据现有材料,不能证明原告的9级伤残与本案交通事故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其次,原告提交的工作证明,系其户口所在地的村委会出具的,该村委会不可能清楚原告在四会市的工作情况,因此,原告有涉嫌提供虚假证据的嫌疑。而租房证明并无租房合同、房东身份证、房产证予以佐证,本人不认可该组证据。因此,本人认为应按农村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11、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在本案交通事故中,原告醉酒驾驶机动车,是造成本案交通事故的主要原因,故不应支持其精神损害抚慰金。

被告郭某林没有向本院提交证据。

被告江某国辩称:没有答辩意见,没有证据提交。

被告太平洋保险佛山公司答辩:一、事故车辆粤H×××××在我高要支公司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佛山分公司投保第三者责任险100万并不计免赔。二、本案原告损失应先在肇事车辆湘L×××××交强险、肇事车辆粤H×××××交强险内平摊,若湘L×××××未投保交强险,其损失应由相应的责任人承担,超出两交强险部分,我司商业险最多仅按照事故责任比例赔偿30%。三、本案有多个伤者,恳请法院在两交强险限额下合理分配赔偿限额。四、原告部分诉讼请求不合理。1、医疗费:第一、原告提供2015年6月26日至2015年9月30日医疗费发票10张共计60912.04元,恳请法院核实事故双方当事人垫支情况,对垫付费用予以剔除。第二、2015年8月12日127.5元医疗费发票两张,无病历佐证,我司不予认可。第三、按照强制险条款第十九条规定、第三者责任险第十四条之规定交通事故人员创伤临床治疗指南和国家基本医疗保险标准核定人身伤亡的赔偿金额,故我司仅对扣除国家基本医疗保险标准自费部分后的医疗费用承担赔偿责任,一般按用药清单核定,最低扣除医疗费总额的15%的费用。2、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告住院20天,住院伙食费应为100元/天×20天=2000元。3、综合考虑伤者伤情等情况,原告主张营养费2100元要求过高,请法院酌定。

4、护理费:原告住院20天,未提供护理费相关票据,也未提供护理人员收入证明及减少情况证明,其护理费应为70元/天×20天=1400元。5、误工费:第一、原告未提供工作证明、工资卡银行账户流水清单、劳动合同和所在单位营业执照等任何证明佐证,也未提供误工证明,我司无法核实原告工作及误工情况,我司对原告诉请误工费不认可;第二、原告住院20天,未见医嘱需要全休,原告诉请240日误工费过长;第三、个人所得税起征点为3500元,原告未提供纳税证明佐证。综上,我司对其主张按照6000元/月标准计算误工费不予认可,请求法院予以核实。综上,我司对其主张按照3350元/月标准计算误工费不予认可,我司认为可按照当地最低工资标准1510元/月计算其误工费损失,请求法院予以核实。6、交通费:原告未提供交通费发票,且原告受伤后一直住院,未见复诊记录,其主张依据不足,我司不予认可。7、后续治疗费:原告未实际产生后续治疗费,应待实际产生后再主张。8、残疾辅助器具费:原告提供的收据非正规发票,我司对其三性不予认可。且原告未提供医嘱证明需要购买膝关节固定支具,我司对原告诉请残疾辅助器具费不认可。9、鉴定费:我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约定范围内不承担原告的残疾鉴定费用,且我司对其伤残等级评定结果有异议。10、残疾赔偿金:第一、原告伤残等级评定不合理,恳请法院委托具有相应资质的机构进行重新鉴定;第二、即使原告达伤残等级,其为农村户籍,未提供任何证据佐证其事故前在城镇居住且有固定收入来源,也未提供被抚养人在城镇居住证明,原告残疾赔偿金及被抚养人生活费应按农村标准计算;11、精神损害抚慰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规定:精神损害抚慰金包括以下方式:(一)致人残疾的,为残疾赔偿金,……,残疾赔偿金已含有精神损害抚慰金性质,已于残疾赔偿金项目下做出赔付,不应再另行主张,且在本事故中负主要责任。故诉请精神损害抚慰金不合理。12、诉讼费: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十条第(四)款规定:因交通事故产生的仲裁或者诉讼费用以及其他相关费用交强险不负责赔偿和垫付。我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约定范围内均不承担诉讼费用。

被告太平洋保险佛山公司向本院提交了重新鉴定申请书及原告伤残鉴定后照片。

被告太平洋保险肇庆公司辩称:第一、被告江某某的粤H×××××号车仅在我司购买了交强险,本次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本事故粤H×××××车是负次要责任,且交强险医疗费限额10000元,伤残死亡限额110000元内赔偿,合计120000元。第二、我司于2016年7月1日已履行四会市人民法院(2015)肇四法民三初字第199号判决,向该判决原告郭某林支付49772.76元,(收款人郭某林,收款账号佛山农村商业银行xxxx)包含医疗费限额10000元,伤残死亡赔偿限额39772.76元,即交强险医疗费限额已赔完,伤残死亡限额赔偿只剩余70227.24元。第三、本事故还有一伤者利某怡也向贵院起诉,法院立案号为(2016)粤1284民初912号,请法院在剩余的70227.24元限额内合理分配。第四、我司支持并配合法院在赔偿限额70227.24元内调解。第五、针对原告主张的各项损失的答辩意见与商业险承保公司太平洋保险佛山分公司一致。第六、诉讼费;我司不是侵权人,也从未在任何场合口头或书面形式表示过对本事故不承担责任范围内的损失,根据与被保险人江某某签定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十条第(四)款规定因交通事故产生的仲裁或者诉讼费用以及其他相关费用属于责任免除,因此诉讼费不应由我司承担。

被告太平洋保险肇庆公司提交了交强险损失计算单,证明已按(2015)肇四法民三初字第199号判决,向该判决原告郭某林赔偿49772.76元(其中交强险医疗费范围赔偿10000元)的事实。

经审理查明2015年6月26日,被告郭某林无证驾驶湘L×××××号二轮摩托车(搭乘冉文武)沿四会市X456线由大旺往五马岗方向行驶,当行至03KM+100M处,绕过因故障停车维修的由被告江某国驾驶的粤H×××××号车时,与对向行驶由原告李某平醉酒后驾驶的粤H×××××号普通二轮摩托车(搭乘利某怡,是粤H×××××号车车主)发生碰撞,造成郭某林、李某平、冉文武、利某怡受伤,车辆损坏的交通事故。经四会市公安局交警大队认定,郭某林、李某平负事故的主要责任,江某国负事故的次要责任,冉文武、利某怡无事故责任。事故发生后,原告于2015年6月27日在肇庆市高新区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于2015年6月28日转入佛山市中医院住院治疗至2015年7月17日出院,共住院20日,出院诊断为:1、左股骨中段粉碎性骨折;2、左股骨髁开放性骨折缝合术后;3、左膝皮肤软组织挫裂伤缝合术后。出院医嘱:1、门诊复查;2、注意休息,加强营养,留陪人。经原告委托,2016年3月7日,广东至诚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原告因交通事故致左股骨髁开放性粉碎性骨折,左股骨中段粉碎性骨折遗留左下肢丧失功能25%以上,评定为九级伤残。其骨折内固定物拆除的后续治疗费为20000元,误工期评定为240日。原告支付鉴定费3800元。

另查明,被告郭某林驾驶的湘L×××××号二轮摩托车和原告李某平驾驶的粤H×××××号普通二轮摩托车均没有提供有效保险凭证。肇事车辆粤H×××××号车登记所有人为江某某,该车辆分别向被告太平洋保险肇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向被告太平洋保险佛山公司投保了商业险(三者险100万元及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事故后,被告郭某林提起的(2015)肇四法民三初字第199号案本院已作判决,被告太平洋保险肇庆公司已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郭某林49772.76元(包括医疗费限额10000元、伤残赔偿39772.76元)。本事故另一伤者利某怡向本院提起诉讼的(2016)粤1284民初912号案正在审理中。

再查明,原告与刘某娇分别于2xxx年x月x日生育儿子李某甲(在四会市某卫生院出生、2014年至今××四会市某中心幼儿园读书)、于2xxx年x月x日生育女儿李某乙。原告事故发生时在四会市某机电有限公司从事刀具制造工作。

以上事实,有原告起诉状,被告郭某林及被告太平洋保险肇庆公司和被告太平洋保险佛山公司答辩状,原、被告提供的经庭审核对、质证的证据,庭审笔录、(2015)肇四法民三初字第199号民事判决书等证实。

本院认为,本案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承担民事责任。本案中,交通事故发生后,交警部门作出的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原告李某平和被告郭某林共同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被告江某国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冉文武、利某怡无事故责任。该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认定恰当,本院予以采信。广东至诚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作出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依法定程序由具备的鉴定机构作出,鉴定结果与原告诊疗伤情相符,被告太平洋保险虽提出异议并申请重新鉴定,但其提出重新鉴定的理据不充分,不符合重新鉴定的情形,对该《司法鉴定意见书》本院予以采信。

原告主张的各项赔偿,本院根据查明的事实,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和民事诉讼证据的规定,并参照《广东省2016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和《司法鉴定意见书》予以认定。其中:

医疗费,根据原告提交的病历、出院记录、用药清单、住院证明书等有效证据,本院核定为61843.73元;后续治疗费20000元有《司法鉴定意见书》及相关诊疗证明证实,属于必然发生的费用,予以确认。

2、住院伙食补助费,按原告实际住院天数20天和补助标准计算,核定为2000元。

3、营养费,根据医嘱及原告伤情,确有加强营养需要,酌定为1000元。

4、护理费,原告主张的护理费依据不足,参照医嘱和当地护工报酬标准,核定为2000元。

5、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原告提交的证据可证明其在事故发生时在在四会市某机电有限公司从事刀具制造工作,但原告主张按6000元/月工资计算误工费依据不足,参照《广东省2016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之国有同行业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之制造业收入标准,及误工期评定为240日,对原告的误工损失核定为44406.6元(67535元/年÷365×240天)。

6、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交通费应当以正式票据为凭;有关凭证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次数相符合。本案中原告提交的交通费发票可证实其交通费主张,本院核定交通费为1000元。

7、残疾赔偿金根据受害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或者伤残等级,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自定残之日起按二十年计算。本案中,根据《司法鉴定意见书》中的鉴定意见,原告为九级伤残,又原告在城镇务工、生活已超过一年,应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原告主张的残疾赔偿金120771.6元【30192.9元/年×20年×20%】理据充分,予以支持。原告主张的被抚养人为儿子李某甲(2xxx年x月x日出生)及女儿李某乙(2xxx年x月x日出生),均符合被抚养人资格。原告主张的被抚养人生活费共为30129.6元没有超出法律规定,予以支持。该项赔偿计算在残疾赔偿金内,即残疾赔偿金共为150901.2元。

8、鉴定费3800元,属于事故造成的合理、必要支出,予以认定。

9、医疗辅助器具费2800元,属于治疗及康复所需,予以支持。

10、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本案中,原告伤残等级为九级,确实造成了严重精神损害,参照事故责任认定(原告在事故中的过错程度)及当地经济生活水平,本院酌定精神损害抚慰金为5000元。

综上,原告各项损失为:294751.53元。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及《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保险条款》第八条之规定,原告遭受的损失纳入交强险医疗费范围共84843.73元,因承保肇事车辆粤H×××××号车交强险的被告太平洋保险肇庆公司已在(2015)肇四法民三初字第199号案在交强险医疗费限额赔付郭某林10000元,故由没有依法投保交强险的被告郭某林在交强险医疗费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10000元,在交强险伤残赔偿范围赔偿原告55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在交强险中优先赔偿);承保肇事车辆粤H×××××号车交强险的被告太平洋保险肇庆公司在交强险伤残赔偿范围赔偿原告55000元(预留余额15227.24元给事故另一伤者利某怡)。超出交强险医疗费限额范围的74843.73元,超出交强险伤残赔偿限额的99907.8元,合共174751.53元,按照事故责任认定由原告和被告郭某林各承担35%即61163元,由被告江某国承担30%即52425.53元,又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规定,被告江某国承担部分由被告太平洋保险佛山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赔偿给原告。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三条、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八条、第三十五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肇庆中心支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赔偿限额内赔偿原告李某平55000元。

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佛山市三水支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在第三者商业险100万元范围内赔偿原告李某平52425.53元。

被告郭某林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李某平126163元。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6303元(原告申请缓交获准),由原告李某平负担1195元,被告郭某林负担2823元,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肇庆中心支公司负担1175元,被告江某国负担1110元,均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周志坚

审判员    黄志坚

审判员    赵建红

 

 

二〇一六年九月十二日

 

书记员    吴静文

 

18 页共18 页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