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四会市人民法院 欢迎您 !

当前位置:四会市人民法院 > 裁判文书 > 浏览文章

(2016)粤1284民初773号

编辑日期:2016年10月21日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次数:

广东省四会市某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粤1284民初773号

原告:谢某怡,女,汉族,住广东省四会市,公民身份号码:×××2826。

原告:杨某。

法定代理人:谢某怡,系杨某母亲。

原告:杨某洪,男,汉族,住广东省四会,公民身份证号码:×××5381.

原告:吴某英,女,汉族,住广东省四会市,公民身份证号码:×××3825.

四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贝志江,广东志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四会市某医院,住所地:广东省肇庆市四会市。

负责人:潘某文,该院院长。

委托代理人:张海洋,广东兴会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谢某怡、杨某、杨某洪、吴某英诉被告四会市某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谢某怡(原告杨某的法定代理人)、杨某洪、吴某英及四原告委托代理人贝志江,被告四会市某医院的委托代理人张海洋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谢某怡、杨某、杨某洪、吴某英诉称,杨某明因患有重症肌无力,于2006年12月在广东省某医院做胸腺瘤切除手术,出院后一直在家疗养,已康复到生活完全可以自理的状态。2014年4月7日手术,杨某明因感冒、咳嗽到被告门诊处就诊,接诊医生开具三天处方药,杨某明服用后,病情明显好转。4月12日,杨某明到被告某分院门诊复诊,明确告知接诊的郑广阳医生,因患有重症肌无力并做过手术,很多药水是禁用的,并要求郑广阳医生按照病历开药即可。郑广阳医生知晓上述情况后,仍对杨某明输注××甲磺酸左氧氟沙星。输液开始几分钟后,杨某明即出现不适,但医护人员并没有立即停止输液,直到杨某明出现呼吸困难、心悸、胸闷、全身出汗等症状,医护人员才停止输注××甲磺酸左氧氟沙星××情加重,先后在佛山中医院、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四会万隆医院等多家医院治疗,又在广州市海珠区盈和药房购买静注人体免疫球蛋白针2.5g、25%人血白蛋白,共开支医疗费164625元(包括住院、看门诊及药店购药,未扣除医保报销部分)。2015年2月3日,××情加重治疗无效死亡。2014年11月21日,杨某明向肇庆医疗事故技术监督办公工作办公室申请医疗事故鉴定,肇庆市医学会于2014年12月17日作出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认定本案构成四级医疗事故,医方承担次要责任。杨某明家属不服,提起再次鉴定申请,广东省医学会于2015年5月5日作出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认定××××(杨某明)2014年4月12日使用甲磺酸左氧氟沙星过程中病情加重与医方的医疗过失行为有一定的因果关系,医方的医疗过失行为××××明显的一过性的人身损害,构成四级医疗事故。××情加重的主要原因,故医方负主要责任。杨某明虽患有重症肌无力,但自2006年做胸腺瘤切除手术后一直在家疗养,本已康复到可以自理的程度,然而被告的郑广阳医生明知杨某明因患有重症肌无力禁用××甲磺酸左氧氟沙星的情况下,仍对杨某明输注××甲磺酸左氧氟沙星,引起杨某明重症肌无力复发,××情加重治疗无效死亡。因此,被告的医疗过失行为××情加重及死亡结果存在因果关系,被告应依法向四原告赔偿包括医疗费、死亡赔偿金、被扶(抚)养人生活费等在内的各项经济损失合计1234223.8元。请求判令:一、被告向四原告赔偿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住宿费、丧葬费、被扶(抚)养人生活费、鉴定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各项经济损失合计1234223.8元。二、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告向本院举证及其证明内容如下:

1、身份证、结婚证、户口簿。证明原告主体适格。

2、组织机构代码证。证明被告主体适格。

3、证明。杨某明与杨某芬是兄妹。

4、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证明杨某明生前与谢某怡共同经营个体工商户。

5、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证明2014年12月17日,肇庆市医学会认定四会市某医院构成四级医疗过失,承担次要责任;2015年5月5日,广东省医学会认定四会市某医院构成四级医疗事故,承担主要责任。

6、甲磺酸左氧氟沙星氯化钠注射液说明书。证明甲磺酸左氧氟沙星会导致重症肌无力恶化的事实。

7、住院材料、医疗费清单、医保报销结算单、门诊收费单据。证明2014年4月12日至2015年2月3日,杨某明先后在佛山中医院、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四会市某医院等治疗及在广州市海珠区盈和药房购买,共开支医疗费164625元。

8、银行缴费单据。证明杨某明及其家属分别于2014年12月9日、2015年3月9日缴纳4500元、3500元医疗事故鉴定费。

9、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遗体火化证明。××情加重治疗无效死亡,2015年2月3日死亡。

被告四会市某医院辩称,杨某明的死亡与我院的诊疗行为不存在因果关系,我院不应为杨某明的死亡承担任何责任。××情加重构成四级医疗事故且负主要责任承担赔偿责任。第一,根据广东医鉴(2015)025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简称××鉴定意见)第七部分××分析意见××的死亡是重症肌无力进展合并肺部感染及其他多种因素(包括在抢救过程中,××家属拒绝行气管切开,呼吸机辅助呼吸)所致的呼吸循环衰竭,与医方的医疗过失行为不存在因果关系’”之鉴定意见,由于杨某明的死亡与医方过失诊疗行为不存在因果关系,医方不应为杨某明的死亡后果承担任何责任。第二,××情加重与医方的诊疗过失行为有一定的因果关系,医方的医疗过失行为××××明显的一过性的人身损害,构成四级医疗事故。××情加重的主要原因,故医方负主要责任’”××例属于四级医疗事故,医方负主要责任’”之鉴定意见,××情加重这一过失诊疗行为承担相应的××一过性的人身损害的法律责任。第三,就××一过性的人身损害在肇庆医鉴(2014)xx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分析意见中第一条有详细阐述,××甲磺酸左氧氟沙星的活性成分为左氧沙星,静脉给药后,平均终末血浆清除半衰期约为7.6小时,人体对其代谢量很低,主要以原形由尿排出,体内停留时间很短,无长期残留作用;在本例,医方仅一次使用甲磺酸左氧氟沙星,且剂量在正常的剂量范围内,其对××的影响主要是一过性的功能损害××情加重这一过失诊疗行为承担相应的××一过性的人身损害的法律责任。

第四,根据《广东省高级某法院关于审理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简称××指导意见)第18条××在医疗损害赔偿案件中,应参照《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标准》,以及第17条第2款××医疗事故四级参照伤残等级十级处理之指导意见,××情加重致××四级医疗事故这一××一过性的人身损害应参照伤残等级十级处理。并且,依据指导意见第16条第2项××主要责任,指医疗损害后果主要由医疗过失行为造成,其他因素起次要作用,医疗机构应承担60%-90%的责任之意见,由于本案医方负主要责任,医方应承担60%-90%的责任。但考虑到××所幸医方当时处理及时,后期处理正确(立即使用吡斯的明90mg等),病情得以缓解,(××)当时可自行回家,仅造成××一过性的人身损害之情节,医方认为,医方应承担60%为合适。第五,医方应承担的法律责任:1)医疗费:10577.50元=2349.51元+8227.99元,已扣除医保报销部分。按照医疗事故对××造成的人身损害进行治疗所发生的医疗费用计算,凭据支付,××医疗费用。但本案中原告并未提供在我院的医疗费用凭据。根据鉴定意见,××情加重无关。2)住院伙食补助费:100元/日×16日=1600元。3)误工费:64790元/年÷365天/年×16天=2840.11元。4)护理费:64790元/年÷365天/年×16天=2840.11元。5)残疾生活补助费:12245.60元/年×1年=12245.60元(××情进展快,死亡率高;××××反复多次住院治疗,肺部感染一直存在,且免疫力低下;③长期低蛋白血症;④长期腹泻;××;××逝等因素确定)。6)被抚养人生活费:按照其户籍所在地或者居所地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计算(1年12个月的理由同上)。3120元=260元/月×12月×2人÷2。7)交通费:计算费用的人数不超过2人。到肇庆市医学会鉴定,省医学会鉴定,以不超过500元为适宜。8)医疗事故鉴定费:8000元=3500元+4500元。9)精神损害抚慰金:836.93=10043.2元/年÷12月/年×1个月(按照医疗事故发生地居民年平均生活费计算),按1000元计。以上各项总计:42723.32元。我院应承担的责任:25633.99元=42723.32元×60%。

被告没有证据向本院提供。

经审理查明,原告亲属杨某明,既往有重症肌无力、××史,反复多次在门诊及住院治疗,最近一次住院为2014年2月。2014年4月7日,杨某明因咳嗽、气促1月余,加重2天到被告四会市某医院门诊就诊,查体:T36.5℃,咽充血,双肺闻及少许干性啰音。诊断:1、××,2、重症肌无力。治疗4天,症状较前好转。同年4月12日杨某明再到被告某分院门诊复诊,明确告知接诊的郑广阳医生,因患有重症肌无力并做过手术,很多药物是禁用的,并要求郑广阳医生按照病历开药即可,但医方仍加用甲磺酸左氧氟沙星100ml静滴。在输液(甲磺酸左氧氟沙星输完,接着静滴多索茶碱)过程中杨某明出现呼吸困难、心悸、胸闷、全身出汗,医方考虑为重症肌无力发作,予以吸氧、口服吡斯的明90mg,症状缓解后杨某明自行回家。同年4月13日杨某明再次到被告处就诊诉进食困难、气促、痰难咳出,双肺可闻及痰鸣音,医方建议住院治疗,杨某明及家属拒绝,继续门诊治疗。4月15日仍有轻微气促、心悸,吞咽仍有轻微困难,无咳嗽,四肢无麻木乏力,被告再次建议住院治疗,杨某明及家属要求继续门诊治疗,开补液3天。4月17日下午入住被告神经内科。18日下午杨某明家属认为治疗效果不理想,要求转院到佛山市中医院住院治疗。同月21日家属要求转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1.重症肌无力;2、胸腺瘤切除术后;3、肺部感染。予输注丙种球蛋白、溴吡斯的明片、调节免疫、抗感染等对症支持治疗,胸部CT:前纵膈软组织密度灶、考虑胸腺瘤复发可能性大。2014年5月3日症状缓解好转出院。同年8月15日杨某明在被告处住院治疗至9月22日共38天;同年10月12日至2015年1月26日在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共105天;2015年1月26日在被告处住院治疗至2015年2月3日因病情加重治疗无效死亡。死亡原因:呼吸循环衰竭,死亡诊断:1、重症肌无力(IV型)并结缔组织病,2、胸腺瘤切除术后,3、肺部感染,4、低蛋白血症,5、呼吸循环衰竭。××亡止,用去医疗费共164767.7元,其中住院医疗费118416.1元(自付56822.26元、医保报销61593.84元)、门诊医疗费3731.6元、外购白蛋白和球蛋白42620元。

另查明,2014年11月21日,杨某明向肇庆医疗事故技术监督办公工作办公室申请医疗事故鉴定,肇庆市医学会于2014年12月17日作出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鉴定结论:本例属于四级医疗事故,医方承担次要责任。杨某明家属不服,提起再次鉴定申请,广东省医学会于2015年5月5日作出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认定××××(杨某明)2014年4月12日使用甲磺酸左氧氟沙星过程中病情加重与医方(被告)的医疗过失行为有一定因果关系,医方的医疗过失行为××××明显的一过性的人身损害,构成四级医疗事故。××情加重的主要原因,故医方负主要责任。而××的死亡是重症肌无力进展合并肺部感染及其他多种因素(包括在抢救过程中,××家属拒绝行气管切开,呼吸机辅助呼吸)所致的呼吸循环衰竭,与医方的医疗过失行为不存在因果关系。鉴定结论:××例属于四级医疗事故,医方负主要责任。两次鉴定原告方共支付鉴定费8000元。

再查明,杨某明与原告谢某怡于2xx年x月x日登记结婚,2xx年x月x日生育原告杨某。杨某明父母为原告杨某洪(xx年x月x日出生)、吴某英(xx年x月x日出生),婚后生育杨某明和杨某芬。2009年3月起,杨某明与原告谢某怡在四会市某区某21号共同经营四会市某区某商店(日用品、香烟)。

本院认为,本案为医疗损害责任纠纷,适用《中华某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调整。争议焦点为:被告对其医疗过失行为造成杨某明的损害应如何承担责任。一、《中华某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规定:××××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广东省医学会于2015年5月5日作出的《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经庭审质证,双方均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杨某明)2014年4月12日使用甲磺酸左氧氟沙星过程中病情加重与医方(被告)的医疗过失行为有一定因果关系,医方的医疗过失行为××××明显的一过性的人身损害,构成四级医疗事故。××情加重的主要原因,故医方负主要责任。而××的死亡是重症肌无力进展合并肺部感染及其他多种因素(包括在抢救过程中,××家属拒绝行气管切开,呼吸机辅助呼吸)所致的呼吸循环衰竭,与医方的医疗过失行为不存在因果关系。据此,本院认定××杨某明在接受被告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被告的医疗过失行为××情加重的主要原因,故被告应对杨某明2014年4月12日因使用甲磺酸左氧氟沙星导致病情加重所产生的相关损失负主要责任。根据《中华某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规定,该部分损失包括原告诉请赔偿项目中的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住宿费、鉴定费、精神抚慰金等。针对原告主张的上列赔偿,本院根据查明的事实,依照《最高某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和民事诉讼证据的规定,并参照《广东省2015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认定如下:

医疗费,根据原告提交的出院记录、出院小结、医疗费发票、用药清单、诊断证明书、肇庆市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零星报销医疗费结算单、肇庆市基本医疗保险本地住院医疗费结算单广州市海珠区盈和药房发票等有效证据,本院核定医疗费为164767.7元(其中外购药42620元有相关诊疗证明证实,属于治疗必需的费用),扣减医保报销的61593.84元外,原告方自付部分为103173.86元。

2、原告主张的住院伙食补助16700元(100元/天×167天)与杨某明实际住院天数和补助标准相符,予以支持。

3、营养费,××情,确有加强营养需要,酌定为10000元。

4、原告主张的护理费依据不足,××情、住院实际和参照当地护工报酬标准,酌定为16700元。

5、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原告提交的证据可证明杨某明在医疗事故发生时与原告谢某怡在四会市某区某21号共同+

经营四会市某区某商店(日用品、香烟),故原告按《广东省2015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之国有同行业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之××零售业收入标准,及杨某明因治疗持续误工(2014年4月12日至2015年2月3日,共298天)而主张的误工损失57306.62元(70191元/年÷365天×298天),理据充分,予以支持。

6、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时发生的费用计算。交通费应当以正式票据为凭;有关凭证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次数相符合。本案中原告提交的交通费票据不足以证明其交通费主张,根据杨某明实际就医情况,本院酌定为2000元。

7、原告主张的住宿费依据不足,不予支持。

8、鉴定费8000元,属于事故造成的合理、必要支出,予以认定。

9、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本案中,被告的医疗过失行为××杨某明明显的一过性的人身损害,构成四级医疗事故。被告的医疗过失行为××情加重的主要原因,且负主要责任,确实××原告的严重精神损害,参照事故责任认定及当地经济生活水平,本院酌定精神损害抚慰金为40000元。

综上,原告的损失合共253880.48元。因被告的医疗过失行为××杨某明明显的一过性的人身损害,构成四级医疗事故,被告的医疗过失行为××情加重的主要原因,且负主要责任,故被告应对上述损失承担80%的责任即负责赔偿原告203104.38元(253880.48元*80%)。

原告基于杨某明死亡而主张的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本院认定如下:1、死亡赔偿金:原告提交的证据,可以证实杨某明在医疗事故发生时与原告谢某怡在四会市某区某21号经营四会市某区某商店(日用品、香烟),原告主张死亡赔偿金按照城镇标准计算为603858元(30192.9元*20年)理据充分,予以支持。原告主张的被抚养人为原告杨某(2xx年x月x日)及原告吴某英(xx年x月x日出生),均符合被抚养人资格。原告主张被抚养人生活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标准计算理据充分,据此,本院核定杨某的被抚养人生活费为83144.62元[22171.9元/12*(7*12+6)/2]、原告吴某英的被抚养人生活费为188461.15元[22171.9元/年*17/2],该笔赔偿计算在死亡赔偿金内,即死亡赔偿金共为875463.77元。2、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丧葬费为32395元(64790元/年÷12个月×6个月)。两项合共907858.77元。

广东省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认为:××杨某明的死亡是重症肌无力进展合并肺部感染及其他多种因素(包括在抢救过程中,××家属拒绝行气管切开,呼吸机辅助呼吸)所致的呼吸循环衰竭,与医方(被告)的医疗过失行为不存在因果关系。但综合查明的事实,本院认为杨某明的死亡主要是因其自身重症肌无力进展合并肺部感染及其他多种因素(包括在抢救过程中,××家属拒绝行气管切开,呼吸机辅助呼吸)所致的呼吸循环衰竭所致,而被告的医疗过失行为××情加重的主要原因,对造成杨某明的死亡亦有一定影响,故被告应对原告基于杨某明死亡而主张的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根据被告的医疗过失行为在杨某明死亡中原因力的大小,本院酌定被告承担原告基于杨某明死亡而主张的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损失的20%责任,即负责赔偿原告181571.75元(907858.77元*20%)。

综上,依照《中华某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三条、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五十四条、第五十七条和《最高某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四会市某医院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谢某怡、杨某、杨某洪、吴某英384676.13元。

驳回原告谢某怡、杨某、杨某洪、吴某英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被告未能按照本判决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某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15908元(原告申请缓交获准)由原告谢某怡、杨某、杨某洪、吴某英负担8838元,被告四会市某医院负担7070元,均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肇庆市中级某法院。

 

 

 

 

审判长   周志坚

审判员   黄志坚

审判员   赵建红

 

二〇一六年九月八日

 

书记员   吴静文

 



 

 

相关链接>>